您現在的位置:企業文明網>> 企業文明雜志>> 本期要目>> 獨家策劃>>正文內容

打造世界一流企業是中國復興的關鍵一跳

  打造世界一流企業意義深遠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GDP由世界排名第十五位上升至第二,中國速度、中國制造、中國道路等中國字眼在世界范圍內綻放著紅色的光芒。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產業結構不斷優化,我國正持續不斷挑戰國際分工的原有格局。在航空航天、高端制造、信息科技等領域已經打破歐美原有的產業領導者地位,向價值鏈高端聚集。回望這段激昂歷史,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中,中國在大多數時間里都在追趕,都在學習,都在走發達國家走過的經濟發展、企業創新之路。隨著時間的推移,各種潛伏已久的矛盾涌現,之前友善的環境開始翻臉乃至轉向遏制中國,給中國發展添堵。越是如此,越需要定力,中國方案、中國道路、中國模式越要深化,越要帶領各界共同努力,探索新形勢下的新路子。
  中國模式已經走進“無人區”,開始由跟隨式發展逐漸轉變為探索式創新發展。不再有人給予方向上的指引、模式上的經驗,中國必須自己創造一套全新的發展模式,在“無人區”特立獨行,一邊突破,一邊試錯。世界一流企業,便是中國在這一摸索進程中所提出的“中國概念”“中國創新”。在尚未進入“無人區”的時候,中國一直被限制在西方發達國家及其跨國公司所制定的游戲規則中。為了打破這種禁錮,中國高層創造了若干更前瞻、更具時代責任的主張,比如“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要從經濟總量的世界第二走向“質”“量”結合的世界第一,不僅要從GDP總量上追求更高更強,更要在綜合國力、國際地位、投入產出比、人民幸福指數等方面走向世界前列。
  眾所周知,國際社會從來不是公平的,在西方的“中國威脅論”主導下,中國想獲得平等的發展權,要在國際舞臺上獲得與中國貢獻、責任相當的資源與機會都是不可能的。這時候中國就要對原有世界規則進行積極的優化和完善,積極爭取中國應有的發展權和規則制定權,參與國際規則優化與重構、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優化國際治理。這就要求中國要有一批能夠彰顯中國品牌、支撐中國主張、證明中國“四個自信”的典型代表,必須要有能肩負這些任務的基層主體,把中國主張承擔起來、落實下去。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世界一流企業出爐。華彩認為,打造世界一流企業是我們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一招,是我們改革發展舉措工具箱中的重要組成。對全世界而言,中國打造世界一流企業意義深遠。這一戰略舉措提醒了全世界,在現有的世界格局下,國家的崛起不是在原有規則下用市場方式來競爭,而是在適應世界的同時積極改造世界,在優化現有貿易體系的過程中積極改造和升級。
  任何國家在培育世界一流企業的過程中,都是先培育行業一流,隨之孕育具備金字塔結構的生態經濟群落,在這一過程中倒逼行業去除壟斷、促進企業開放、形成容錯氛圍,讓創新者和改革者有足夠的獲得感。不僅如此,培育世界一流企業還是個開放的過程,通過混改、并購、合作、建立生態圈等多種方式,充分利用消費升級、改革紅利、大國崛起的關鍵窗口來讓各種所有制企業搭中國順風車,來享受中國發展紅利。只要客觀上能促進中國美好,推動中國發展,滿足中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的需要,都可以將之培養成為世界一流企業。
  對企業而言,我們正在嘗試打造的這種全新的外部型組織,能否實現世界500強的跨越,能否打造一批影響力大、帶動力大的世界一流企業及其群落,絕大多數人都在等待,都在觀望,都在期待。如果企業能在這方面率先取得進步,打破外界的質疑,則意義深遠。
?
  打造世界一流企業
  面臨的問題與挑戰
  打造世界一流企業是國資國企改革新時期的重大突破,必須堅決扭轉之前的若干迷思與悖論。
  首先,目前的國企“走出去”戰略基本都是基于中國優勢進行外溢,將中國大量的成功項目經驗進行延展化,這與全球一流企業的現狀是有差異的。基于國內經驗的國際化戰略,就會導致國際規則制定權、話語權旁落,戰略性資源定價權不足。依托中國優勢、中國資源的國際化推進固然有助于國企實施“走出去”戰略,但是缺失了當地化、差異化,反倒在國際化進程與樹立國際化形象進程中止步不前。
  其次,國企的組織與制度創新能力有較大提升空間。以國內總部與業務為核心,僅把海外市場作為事業部,任命副總裁來管理,依然是大部分國企組織管理的現狀。在規模較小時尚可,但在海外市場規模持續擴大的情況下,嚴重阻礙著他們朝著世界一流企業的方向發展。
  再次,經營理念與發展哲學普遍落后。雖在國際上進行布局,但國際視野不足,對業內前沿問題關注不足,對技術突破性重視不足。公司治理、績效評價、管理層激勵等世界一流企業的標準化特質,尚未成為國企發展的重要制度支撐及動力,內控的嚴謹性、風險管理的動態性以及針對不確定性的全覆蓋性管理仍然是國企發展的較大的軟肋,并購及并購后整合仍然是國企需要打贏新時期的重大戰役。
  最后,國企的創新鮮有世界級亮點。在新常態和國際化大背景下,在互聯網化與智能化的沖擊中,世界一流企業需要建設體系性的基礎科研機構,開放性地獲取全球科技因素,積極將科技及金融、商業模式等創新因子融入組織內部,使組織產生綜合又具備活力競爭力仍然是國企接下來要打的攻堅戰。
?
  打造世界一流企業的一片沃土
  倘若用最簡單的話來描述我國打造世界一流企業的一片沃土,華彩認為無外乎以下四點:
  中國消費。中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經濟、社會發展漸趨穩定,對于目標國際市場的企業而言,擁有穩定的國內大本營和現金流,可以拿出更多的資源來進行海外市場探索與創新變革。中國強大的內需仍然是打造世界一流企業最重要的依靠,也是所有想在中國成為世界一流企業的關鍵資源。
  雄厚基礎。國企現有的發展基礎、規模及在過往改革中的成績是其打造世界500強的基礎和信心來源。改革創新讓高校與機構的科研成果得以更順暢地向生產力進行轉化,高新區的打造讓創新資源的集聚速度與流轉速度加快,跨區域的創新平臺讓創新人才和中小科創企業可以各盡其才。粵港澳大灣區規劃落地,各區域自貿區火熱開展,“一帶一路”建設持續推進,都讓相關的國企能夠大跨步邁出開放的腳步。政府及國資監管機構已經明確權責清單、建立監管機制,對于企業家基于充分的信任和支持,給了企業家在法治框架內最大限度的經營自由和決策自主權。
  國家外交。中國與世界正在構筑新型關系,中國積極開放的外交政策為世界一流企業的打造提供了較大的外部空間和發展拉力。中國企業正走在一條大發展、大改革、大希望的高速公路上,而這條改革之路又和“一帶一路”建設互為支撐。“一帶一路”讓民企、國企特別是大型央企從聚焦國內轉向放眼世界,從國內發育轉向世界競爭,并為他們參與世界范圍內的市場競爭提供了最溫良的發展搖籃。
  改革浪潮。此輪國資國企改革自2015年掀開大幕,歷時4年,從“分類監管”到“管資本”,從“世界一流”到“雙百行動”,從“混合所有制”到“兩類公司”,從“工資總額”到“業績考核”,從“證券化”到“全域國資經營”。具備充沛活力的改革環境,讓國企打造世界一流企業不再擁有政策瓶頸。《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不久前出臺,明確了授權“誰來授、授給誰”,確保了“授得準、接得住、管得好、黨建強”。權責邊界進一步明晰,讓國企經營得以進一步市場化,也不再“壓力山大”;“授權放權”與正在逐漸完善的選人用人、激勵機制相得益彰,自主化的決策優勢越發凸顯。中國目前正在進行的智能化革命和區域規劃革命,城市發展革命或五位一體革命建設,是中國企業進行開放、創新的最大動力。
  打造世界一流企業需要多管齊下
  打造世界一流企業的措施,筆者認為可以細分為四個層面:政府、資本、社會、企業。
  政府
  政府在打造世界一流企業的推進中承擔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既是政策的制定者、方向的指引者,又是企業“走出去”的保駕護航者。一方面,政府要繼續與若干國家構筑開放互惠的關系,優化外交環境,帶給企業充足的發展空間。另一方面,政府要繼續合理強化作為,不局限于推動國資國企改革,還要推動社會改革、公共產品改革、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用作為來推動營商環境變革與優化,為企業發展融入更多動力。
  搭建一流企業梯隊。按照已邁入世界一流企業、有潛力邁入世界一流的準世界一流企業以及需長期培養突破的種子企業三類劃分企業梯隊,幫助企業明確自身定位,發現企業與世界一流企業的差距,為企業發展指引方向。
  持續推動改革開放。一方面能夠持續刺激內需與購買力,另一方面能夠提供空間助力產業集聚,讓世界一流產業帶來的生態群落“野蠻生長”。只有通過做好梯隊建設、搭建平臺聯盟、推動結構調整、優化配套機制、提升科創服務、完善發展環境等系列舉措,才能為國企的戰略引領能力建設、全球資源配置水平提高、發展理念創新轉變等提供強有力支持。
  建設全球并購聯盟。組建全球并購聯盟,積極引入央企、其他省份大型企業、國際一流企業等,實現全球并購信息與資源共享。專注于地方企業“走出去、引進來”的內在需求,作為連接上市公司、優質項目、專業機構之間的橋梁,著力打造特色的并購聯合體撮合及服務機制。
  完善科創服務體系。大力提升科創服務水平,增加一批科技創新服務平臺,完善創新服務網絡。提升境外人才吸引力,開辟常態化的世界一流人才引進渠道,發揮專業服務機構的作用,支持省屬企業在國(境)外設立研發中心,就地吸引使用人才。優化科技人才與企業激勵機制,鼓勵各地結合實際情況,設立旨在推進創新生態建設的地區基金或獎項。擴大國有科技型企業股權和分紅激勵實施范圍,將國有科技型中小企業、國有控股上市公司所出資的各級未上市科技子企業、轉制院所企業投資的科技企業納入激勵對象范圍,建立健全世界一流經營突破懸賞機制。
  資本?
  作為國際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內金融機構應當思考在打造世界一流企業的過程中,如何在促進產業鏈金融、生態鏈金融、建設金融的高速發展的基礎上,積極有為地進行金融服務,同時又能讓機構自身在此過程當中獲得成長。更為重要的是,資本市場應推動科技金融有效發展。通過風險投資、科技貸款、科技擔保、科技抵押等手段,營造符合科研成果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務環境。同時,應大力推動互聯網金融在世界一流企業的產業鏈化、生態系統化過程中發揮促進優化的作用。在這個過程中,以股市、期市等為主的成熟資本市場是主力軍,但也應培育由產權交易所等組成的社會證券化服務系統,或者可稱之為全域證券化結構的形成與發展。
  社會
  社會輿論環境對企業、單位乃至個人的影響越來越大。華彩認為,對失敗、虧損、破產的企業、企業家、模式和行業應有適度寬容的輿論環境。鼓勵非盈利或公益性組織、個人和機構積極推動或參與企業創新、組織創新、模式創新。不斷優化企業家的培育環境,強化載體疏導,不斷搭建和完善各類活動與溝通平臺,切實為企業家提供交流溝通機會。完善企業家保護機制,設立企業家保護政策。協助聯絡示范企業,提供組團實地考察機會。組織召開世界一流企業交流大會,邀請世界一流企業管理者與高端人才進行主題演講、圓桌會議,促進知識成果的轉化與傳播。鼓勵社會出現服務于創新的新模式,比如說科技成果經紀人、科學家工作室以及實驗室的法人化、公司化運作,既有助于推進“雙創”,也有利于企業在互聯網、物聯網形態下的各種創新。
  企業
  企業是世界一流企業打造過程中的真正主體,既承擔著實際任務的具體操作,又需要基于自身情況進行科學的戰略規劃。中國世界一流企業與準世界一流企業通過在國際化戰略引領、國際化管控、全球資本運作、商業模式創新、集團化治理等方面進一步加強,全面建設全球生態鏈,配置全球資源,持續提升世界一流水平或有效突破成為世界一流企業的短板瓶頸。
  優化對標機制。加強跨國管理能力,增強國際化戰略的全局性、引領性與適應性,建立國際化管控體系,培養符合世界一流企業的綜合管理能力。通過實地考察、全球信息搜集、國際論壇會議交流等方式,不斷完善對標體系,持續優化世界一流企業對標工作,注重總結管理實踐。
  健全治理結構。在現有的三會一層與專委會基礎上,增設與國際化、信息化關聯度更密切的專門委員會。完善決策機制,聘請智庫專家參與企業決策論證,多維度建設符合世界一流企業標準的科學決策機制。
  構建長期戰略。一方面,企業要從自我下手,構筑領先型技術創新路徑,合理增加研發機構數量,搶占國際性的技術高地。另一方面,企業要從外部著眼,加強國際技術資源獲取,參與產業國際標準研究與制定,主動建立全球技術聯盟以實現技術轉移與資源共享。
  變革企業文化。在深化企業安全、環保、法治、廉潔等專項建設的基礎上,將文化管理與文化融合納入文化體系建設的總體規劃,增強全球并購后文化整合能力,提升文化融合水平,打造世界一流的企業文化品牌。
  提升創新能力。圍繞創新鏈和價值鏈開展管理創新、技術創新,以跨界思維推動商業模式再創新。生產制造企業積極開展精細化管理等現代制造模式,建立供應鏈協作、虛擬企業等高效企業合作模式,提高產品和服務的質量,提升所處產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層次。
  加強產業協作。企業從產業參與者向產業組織者轉變,由開放競爭轉變為相對競合,由產業鏈割裂轉變為產業鏈協同,由單獨研發轉變為聯合研發,由獨自布局轉變為共同布局。充分提升國有企業在重點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的引領作用與示范作用,與區域內外產業相關者更有效地分工協作,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集群。
  注重資本運作。充分利用全球各類資本市場,依法合規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積極對接國內資本市場,探索海外資本要素市場,科學組合運用全球低成本資金、多元化融資渠道,保障世界一流企業培育所需資金。
  掌握數據資源。重視“互聯網+”和數字化轉型,深耕數據經濟,提升管理信息化、運營智能化水平;通過與世界領先的科技公司等合作,通過大數據技術獲取信息,打造信息收集、分析、處理中心,完善數字化創新平臺體系,積極推進數字化創新應用和服務。
  創新綠色發展。伴隨著循環經濟模式的探索,我們必須保住青山綠水,并與中國智造結合,走出一條智慧化的可持續發展之路。這之中,企業需通過推動再制造、新材料新工藝、循環經濟園區等舉措,主動擔當世界一流企業保護全球環境、推動全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使命。? ? ? ??
? ? ? ? (責任編輯:陳海峰)
?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梦幻森林试玩